青年要上流 大學學歷成入場券


香港年輕人要向上流殊不容易。社聯以統計處2016年人口普查數據,研究20至29歲年輕人的就業和升學情況,並作追蹤分析和跨世代分析。根據數據,有32.9%大學或以上學歷的年輕人從事專業人員或經理及行政人員級別,比率遠超高中及初中或以下學歷的2.6%及1.6%,可見考取高學歷對未來發展有優勢。

擁大學學歷   月薪較高

擁有大學或以上學歷的年輕人中,有43%領取2萬元以上月薪;擁有副學士或文憑學歷的年輕人中,有約15%可達到該水平;高中以下學歷的年輕人中,則不足一成人能達到。

大學學歷對向上流舉足輕重,惟在職年輕人要跨過高牆才可重返校園。28歲的阿晴會考後投身職場,做過文員、銷售員,約五年前入工程界當繪圖員,現為技工,月薪由畢業時的7千元升至1.5萬元。為了在工程界繼續晉升,她於2015年報讀相關四年制高級文憑兼讀課程,每學期(約四個月)學費2萬元。她有意今年畢業後報讀職訓局與澳洲的大學合辦的三年制兼讀學位課程,以考取工程師牌,惟她難以負擔逾20萬元的學費,須靠父母資助,故仍懸而未決。

倡稅務優惠   僱主助僱員進修

同樣當年會考成績不理想,29歲的King轉到澳洲升學,前路截然不同。他在2013年畢業於阿德萊德大學會計系,回港後先後於數間中小企及其中一所四大會計師樓做審計工作,最近轉到一間準備上市的公司任職財務總監,月薪由最初的8,500元躍升至現時5萬元。

社聯業務總監黃健偉表示,現時政府對兼讀制學生不設學費資助,令部分人因經濟壓力而未能在職進修,故建議把「為修讀香港自資學士學位課程學生提供的免入息審查資助計劃」的資助範圍擴展至兼讀課程,並讓還款額與收入掛?。另外,政府可資助大學增加成年學生學額,並效法新加坡等,透過稅務優惠鼓勵僱主資助僱員進修,協助上流。


有大學學歷易升職   惟加薪放緩

社聯又研究不同世代年輕人的工資和職位變化,在2011年20至24歲的世代中,有近兩成持學位或以上學歷人士從事經理及行政人員或專業人員,至五年後,即2016年25至29歲時,比例增至三成,較其他低學歷者為多,這反映高學歷於升職上有優勢。不過,當比較2006年及2016年20至24歲人士的工資,10年間持有學位或以上人士的薪金升幅僅43%,而薪金升幅最多的則為初中或以下學歷的人士,達54%,這反映有大學學位與學歷較低的年輕人的工資差距正在收窄。

社聯再比較2011年及2016年25至29歲組群,相對五年前的薪金升幅,發現前一世代中,教育程度達大學或以上的升幅一枝獨秀,拋離較低學歷近兩至四成;但在後一世代,各學歷的薪金升幅已經拉平至約六成,反映大學學歷對於工資的增長效應正在減退。黃健偉估計這關乎最低工資令基層工資上升,以及基層工種缺人而令他們薪金升幅較大。

教大博文及社會科學院副院長趙永佳指,加薪是供求問題,現時每屆中學生至少有三成人在本地升讀公私立大學,隨著擁有學位資格的人增加,大學學位的優勢必然收窄。

家庭背景跟升學和薪金有關 有人相信努力決定成就,也有人認為成功靠父幹。社聯研究發現,當父母月入逾8萬元,子女獲得大學學位的機會高達85.5%;能到英、美、澳、加、紐五個英語國家讀大學的達35.8%;月入逾3萬元的比率達20%。但是,當父母月入不足1.5萬元,子女升大學的機會僅36.6%;到英語國家升學的比率只有2.5%;收入逾3萬元的比率只有3.5%。

 

概念貫通


成長與發展

成長與發展被認為是個人經歷人生各階段的一個 過程。期間,身心都有轉變,包括思維、語言能力及 人格改變等。如文中的阿晴,為了在工程界繼續晉 升,毅然半工讀進修,希望他日能考獲專業資格而 有更好發展。


社會階層流動

社會階層流動指從一個社會階層走到另一個階層的現象。而人們能否從低下 的階層向上流動,便要視乎該社會是屬於開放型還是封閉型。但即使是開放 型的社會,單憑個人努力亦未必能攀上更高的階層,一些先天因素,如家庭背 景、社會關係等都有決定性影響。如文中研究提到家庭背景較好的青年,有較 多的升學和加薪機會。

 

相關概念


成長與發展 (Growth and Development)

需要 (Needs)

生活素質(Quality of Life)

社會階層流動 (Social Mobility)

 

詞彙選介


負擔 (Burden)

資助 (Funding)

專業人員 (Professional)

副學位 (Sub-degree)

 

思考問題


1. 根據資料,說明大學學歷何以有助年輕人向上流?

2. 參考資料及就你所知,說明2011年及2016年兩個世代年輕人的工資中位數變化的原因。

 

參考答案


1. 大學學歷有助年輕人向上流:

  • 擁有大學學歷的年輕人,較大機會從事專業人員或經理及行政人員級別的工作,且升職或投身大企業的機會較大,有助在社會向上流。

  • 擁有大學學歷的年輕人,逾四成領取2萬元以上月薪,且轉工加薪幅度大,有助個人發展及進修,繼續在社會向上流。

2. 2011年及2016年兩個世代年輕人的工資中位數變化的原因:

學歷貶值:相比2011年,2016年連同自資課程及海外大學,每年中學畢業生有逾三成人升讀大學,大學畢業生供應增加,惟需求不變,尤其是市場無足夠的專業性職位,薪酬升幅自然下降。

職場轉型:過去幾年,資訊科技發展迅速,加上大學生質素參差,有大企業情願聘用有相關技能的副學士和文憑生,並提供在職培訓,以提升他們的競爭力,故他們的工資升幅反超大學畢業生。

最低工資:最低工資由2011年的時薪28元調整至2015年的32.5元,而大部分工作,尤其是兼職的時薪一般較最低工資 高逾20%,以爭奪和挽留人手。所以未取得大學學歷的年輕人,其月薪也普遍上升逾40%,以時薪計甚至高於一些大學畢業生。

技術工種:低學歷人士從事長期缺人的技術工種,如地盤工月薪可達3至4萬元,比大學生的薪酬更好,且薪金升幅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