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on

香港「再工業化」 經濟再出發的轉機?



人類由石器時代運用手製工具走進今天全自動化智能生產線的年頭,每個大時代都有一些促進工業發展的骨幹技術。來到今天的第四次工業革命 (又稱「工業4.0」),主要受惠於5G及機器學習等資訊科技技術。「工業4.0」收集及處理不同資訊及數據,將工業生產程序融合網絡實體系統,以推進自動化的創建智慧型工業發展。


再工業化的緣起
















香港工業化的前世今生


相對整段工業革命史,本港自19世紀以來一直都有工業生產活動,當中比較活躍的行業包括造船業、印刷紙品紙、塑膠業。直至20世紀50至80年代,因當時中國內地的政經狀況,大量工業家及技術勞工移居香港並為香港工業發展奠定了良好基礎。


當時,布業及製衣是香港製造業的主要組成部分。香港的鐘錶業和電子業亦聞名世界,「香港製造」是當時一個世界知名、價廉物美的品牌。然而,隨著1978年中國改革開放,工業大量往珠江三角洲北移,令香港再次轉型為服務型導向經濟體。



截至2019年,本港第一產業只佔本地生產總值0.1%,第二產業則佔6.5%,服務業(主要為四大行業)就對香港經濟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然而,近年不少輿論認為本港經濟結構單一,不利香港應對外在動盪環境的經濟挑戰。因此,政府提出發展六大優勢產業,當中有不少與製造業有關,希望提供更多不同就業機會予市民。



自2009年提出六大產業,事實又有多大程度的經濟結構轉變呢?從上表可見,六大產業的增加價值沒有明顯的改變。原則上,「再工業化」就像六大優勢產業一樣,為城市提供更加多元的經濟結構,不再單單依賴過去二三十年的服務業為本港骨幹行業。然而,再工業化結予你一個甚麼印象呢?是否再發展70、80年代的電子業、鐘錶業及製衣業?還是透過發展一些適合本港環境的工業,令香港製造業再出發?


港「再工業化」的缺失


事實上,自特區政府於2016年施政報告提出「再工業化」的論述,內容只涉及調整工業邨政策以推動創科產業,轉向高增值生產。就檢測和認證業,政府協助實驗所在工業大廈營運。除此外,政府創新科技署於2018年8月推出再工業化及科技培訓計劃,以政府及企業的配對形式資助本地企業讓其員工接受高端科技培訓,尤其是與「工業4.0」有關的培訓。創新科技署亦於2020年7月向「創新及科技基金」撥款20億元推行「再工業化資助計劃」,旨在資助生產商在香港設立新的智能生產線。但以上政策是否真正協助碩果僅存的工業業界達致「再工業化」的目標?讓我們一起了解現時所面對的窘境。


據業界及相關持份者所指,現時政府未有多方面統整有關政策,亦出現以下問題:

1.「再工業化」政策的短中長期目標並不清晰,業界未能界定哪些行業將在政策下受惠;

2. 現時主要受「創新及科技基金」所資助的行業並非70至80年代盛極一時的本地傳統工業;

3. 政府未有就政策培育有關行業的各級專才,現時只集中訓練低技術工人;

4. 即使大學研究成果豐富,但從知識層面將技術轉移及商品化的成效不高;及

5. 欠缺有意義的指標用以顯示再工業化對整體社會發展的影響。


香港工業「再」出發


時任創新及科技局局長楊偉雄於2019年回答立法會議員書面提問時指出:「再工業化」目的並非把勞工密集和需要大量土地的傳統製造業回流香港,而是要發展以新技術及智能生產為基礎,但毋須太多用地和勞動力的高增值製造業。那麼,香港主要發展的範疇是甚麼呢?



從上表可見,創新及科技基金歷年來的產業撥款分佈並不平均,但以電氣及電子、資訊科技及基礎工業最受重視,其他產業似乎並不受支持。究竟是否關乎這些行業的增加值呢?



粗略比較,個別行業出現較大的行業增加值(圖1),如食品、飲品及煙草製品;金屬製品、機械及設備,以及化學、橡膠、塑膠及非金屬礦產製品。但其餘製造行業則出現下降的增加價值。




從製造業機構單位數目及就業人數可知,只有個別製造行業正在增長或保持穩定發展,但整個製造業規模卻一直在萎縮。相對產業撥款分布(表2)而言,有些行業接受不少資助但似乎未能支持整個行業的發展,就像電氣及電子。而保持正面增長或穩定發展的行業,卻未受資助計劃大力支持,即如食品、飲品及煙草製品業。到底「再工業化」政策如何支持本港的工業發展?本港的工業發展發生甚麼問題呢?


在此,筆者必須指出政府不同部門未有統一數據分類基礎,上述各項統計(包括資助項目及資助額)沒有必然的可比性,數據演繹時亦應小心。


文首提及「工業4.0」是建基於互聯網科技及人工智能。回望香港的工業發展情況,又是否追得上這個趨勢,從而推進香港工業轉型?坦白說,單靠資金的津助以至人才培訓,不一定可以大力推展「再工業化」。反而,政府應鼓勵商界及市民使用本地的工業製品,助本地生產開拓外銷客源,輸出品質和品牌才最重要。

 

概念貫通


市場機制

市場機制是通過市場價格波動及供求變化,調節經濟運作的機制。隨著各地的經濟發展增速都在互聯網科技和人工智能,香港的再工業化也非把勞工密集和需要大量土地的傳統製造業回流香港。

資訊科技

資訊科技是處理資訊所採用的各種科技的總稱,主要應用電腦科學和通訊科技來設計、開發、安裝和實施資訊系統及應用軟體。電腦和互聯網的普及令使用電腦生產、處理、交換和傳播各種形式的資訊日益普遍,都有助各個產業發展。

 

相關概念


資訊科技(Information Technology)

市場機制(Market Mechanism)

公共資源(Public Resource)

資源分配(Resource Allocation)

 

詞彙選介


經濟發展(Economic Development)

工業轉型(Industrial Transformation)

再工業化(Reindustrialization)

工業革命(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

 

思考問題


1. 描述表1所示的兩個趨勢。

2. 指出及解釋文中所提及的工業政策可能引起的兩個本港經濟發展問題。

 

參考答案


1. 表1所示的兩個趨勢:

• 在2010至2019年期間的增加價值佔本地生產總值,六大產業的升幅較小,四大支柱行業則有大幅度下跌情況。除文化及創意產業增加價值不升反跌了0.3%,以及檢測及認證產業沒有升跌外,其他產業都有輕微上升,產業增加價值令本地生產總值增加了約0.1至0.4%。然而,四大支柱行業增加價值由2010年58.4%下跌了2%至2019年56.4%。除了金融服務增加4.9%外,其他行業增加價值下跌了約0.5%至5.5%.

• 就上升的項目而言,以醫療產業及創新科技產業為例,增加價值於2013至2019年期間分別有0.4%及0.2%增長。而金融服務業增幅最多,2019年較2013年上升了4.7%。


2. 工業政策可能引起的兩個本港經濟發展問題:

• 政策目標不清晰令投資者信心不足,未能改變本港經濟結構單一的問題。現時,特區政府未有制訂整體工業發展藍圖,以及未有完整的政策。因此,投資者可能因為未能看到本港工業的發展前景,對在本港投資設廠或進行科研卻步。欠缺本港或外來投資的支援,單靠政府、中小企及大學研究單位,本港的工業發展只會繼續停滯不前,並不可能大幅改變社會以服務業為最主要行業的情況。

• 工業政策未有大刀闊斧改革現時工業運作模式並引入全方位的工業變革,令業界依傾向依賴政府的財政支援。政府的管治思維似乎以為資助了業界,工業就得以發展。的確,資助能解決個別機構的運作需要,但整體科研氣氛及產品開發的精神卻未有植根企業及市民心內。政府未有大力推動科研開支可扣減稅務開支,學生仍未掌握「創客」精神。可見,長遠將會有更多資源投放於工業生產,卻未能得到相應的增值,繼而未能為經濟帶來更大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