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你為何失去希望?


2018年,特首林鄭月娥發表題為「堅定前行  燃點希望」的施政報告。然而,早前國際民意調查發現,香港成為全球五大悲觀地區之一,竟與受戰火困擾的約旦和黎巴嫩齊齊上榜,甚至比局勢動盪的敘利亞更悲觀。到底所為何事?

港人「希望指數」由正變負

國際民意調查機構「蓋洛普」每年透過訪問全球51個國家和地區:「你認為來年會比去年更好、更差,還是不分上下?」,從中分析並發表「希望指數」。其最新報告顯示,香港只有20%受訪者認為2019年會比2018年好,認為更差的卻高達45%,令希望指數由去年的+10急跌為-25,即由樂觀變悲觀。此外,有28%受訪者認為兩年不分上下;7%表示不知道或無意見。作為參考,全球整體對2019年的希望指數為+15。

「蓋洛普」的希望指數民調並無深入研究人們感到樂觀或悲觀的原因。中大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兼亞太研究所生活素質研究中心主任黃洪認為,港人不滿政府,亦有感未來「好難控制周圍的環境及自己的命運」,故希望指數急跌。他舉例,佔中審訊、明日大嶼和沙中?工程醜聞等事件令市民難以理解政府的處事手段,加上中美貿易戰令環球經濟不景氣,樓市股市紛紛下跌,人心惶惶,促成悲觀情緒。


五成港人對今年失信心

港大早前亦公布《年終回顧前瞻》報告,同樣問及港人對未來的看法,兩個報告或可互相比對參看,部分結果如下:



當中,研究團隊提出三個較值得注意的地方。一、18至29歲的受訪者最不滿香港去年的發展,佔該年齡層受訪者的47%。二、市民對來年社會發展的樂觀淨值比去年同期大幅下跌37個百分點至-27%,創2008年環球金融危機以來新低。三、對於香港或特區政府來年最需要處理的問題,認為房屋問題最逼切的人數創1994年以來新高;而政制問題則與2017年結果相距最大,由14.9%跌至今年的5.6%。

喪失希望社會大件事

也許有人會認為,樂觀抑或悲觀,觀乎個人的人生態度。然而,誠如林鄭月娥就職時說:「希望是一個社會向前的動力,而信心就是希望的基礎」,當國際和本地民調都揭示港人對香港失去希望和信心時,這就不只影響個人發展了。

從社會科學的角度,公眾的情緒是不可忽略的因素,他們在日常生活中,實實在在感受到的不滿和失望,會聚合而動搖整體社會信心,影響社會可持續發展。例如,民眾普遍對未來收入增長、經濟發展和投資回報較悲觀,便會傾向「高儲蓄、低投資、低消費」,結果拖慢經濟發展。他們若無信心安居樂業,便傾向移民,令社會流失人才。甚至有研究發現,當人們對社會悲觀,便會對它失去期望,不再關心社會事務,不在乎社會福祉、公平公義、民主法治、包容融洽等社會賴以健康發展的元素;還有機會因心理影響而對社會的機遇和進步視而不見。難怪有人形容,社會大眾樂觀與否,就是發展的晴月表。

 

概念貫通


社會信心

社會信心主要指人們對國家的經濟社會發展形勢等社會事 項,以及個人發展機會、收入狀況等個人事項的未來預期和 判斷,一般可分為三個層面:對國家政府的信心、對身處社 會的信心和對社會中的自我信心。從上述民調可見,港人普 遍對香港的經濟和社會發展失去信心,亦有不少社會問題有 待解決。


管治效能

管治效能是指政府能否有效制訂及實施政策,從而有效治理社 會,維持社會穩定發展和進步。雖然上述民調未有清楚問明受訪 者對香港未來感到悲觀的原因,惟在社會學的角度,人民的主觀 感受也能反映政府管治水平和社會發展情況等客觀現實;而且政 府自身亦有責任透過提高管治效能來滿足人們的期望,提升公眾 信心。

 

相關概念


管治效能 (Governance Effectiveness)

社會信心 (Public Confidence)

可持續發展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價值觀 (Values)

 

詞彙選介


蓋洛普 (Gallup)

希望指數 (Hope Index)

收入增長 (Income Growth)

悲觀 (Pessimistic)

 

思考問題


1. 根據港大《年終回顧前瞻》報告的資料,總結兩個上文沒提到的結論。

2. 參考資料,提出一個可用來支持和反對黃副教授對蓋洛普民調的分析的論據。

 

參考答案


1. 受訪者對自我發展感樂觀:報告中高達49.7%的受訪者估計香港明年的發展會較差,只有23.1%認為會較好。然而,當問及個人發展時,有39.5%認為自己來年發展會更好,只有17.3%認為會較差。這反映受訪者的悲觀情緒主要是對社會而非自己。 受訪者對香港去年發展看法呈兩極:根據報告,分別有36.5%和37%受訪者表示滿意和不滿意香港去年的發展,兩者只相差0.5%,反映受訪者意見兩極。

受訪者個人生活滿意度拋離社會滿意度:當問及受訪者去年生活快樂與否時,高達55.5%人指快樂,遠超表示不快樂的15.1%。反觀受訪者對香港去年發展的看法呈兩極,可推斷人們對個人生活滿意度大於對社會的滿意度。


2. 可用來支持和反對黃副教授的論據:

支持:黃副教授指明日大嶼和沙中?工程醜聞等事件,令市民難以理解政府的處事手段,因而對社會悲觀。事實上,有人形容明日大嶼是官商勾結,讓發展商獲利的「公帑黑洞」。有人則批評沙中?工程問責無門,是官官相衛。參考《年終回顧前瞻》報告,分別有26.3%和24.1%受訪者希望香港能成為廉潔乾淨和公平的社會,高於追求繁榮社會,這反映港人有很大機會因上述事件而認為現時社會不夠廉潔乾淨和公平,因而對社會感悲觀。

反對:黃副教授認為港人因感到未來難以控制周圍環境和個人命運,故產生悲觀情緒。然而,若參考《年終回顧前瞻》報告,受訪港人大多對2019年的個人發展持樂觀或穩定心態,分別有39.5%和36.7%認為來年發展會更好或差不多,只有17.3%表現悲觀。因此,港人希望指數急跌可能並非因擔心周圍環境影響個人命運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