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在亞洲和大灣區的競爭力如何?


同學在新聞當中,常常都會聽到要增強香港的競爭力以面對未來的挑戰。如果再細心聆聽,有時會聽到香港前景十分樂觀,有很多既有的和獨特的優勢,無法被人取代;但同時又有不少意見認為,香港正面臨十分嚴峻的挑戰,未來前景不明。在學期尾,不妨回顧一些香港經濟的情況,也順道看看鄰近地區的發展趨勢。


香港的傳統四大支柱


同學大概都知道,香港四大支柱產業包括貿易及物流業、金融服務業、專業及工商業支援服務業和旅遊業,它們對香港的經濟貢獻至為重要,不過時移世易,現在的重要性又如何?請看以下數據:



在2018年,四大支柱產業貢獻約差額60%的本地生產總值,聘用人數亦佔總就業人數近半,其重要性十分明顯。不過,若仔細看規模最大的貿易及物流業,雖然在各支柱產業中,重要性仍算最高,但以貢獻本地生產總值的比重和創造的職位來說,其重要性在近十年已持續下降。若這個趨勢持續,除非另外三個產業有明顯增長,否則四大支柱的貢獻加起來可能會不斷下降至少於一半,香港可能需要尋找另一些高增長產業,以作補充和維持一定的經濟發展。


香港在粵港澳大灣區的優勢


其中一個發展方向,就是與鄰近其它城市攜手合作,互補優勢;也可以夥拍一些企業,協助香港開拓產業,做到協同效應。而近年最常談論的就是粵港澳大灣區,裡面包括香港、澳門和廣東省9個城市,2019年的總人口達7,300萬,區內生產總值約16,780億美元。


2019年,《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的公布,將香港定位為國際金融中心、專業服務樞紐等,也帶來了不同的合作模式;例如2020年大灣區「跨境理財通」業務啟動,區內居民可投資跨境理財產品,為香港的財富管理業帶來商機,可見香港在現有產業中注入新元素。事實上,香港的金融服務和專業服務一直在大灣區城市中享有明顯優勢,香港交易所是全球首個公開招股集資最活躍的市場之一,過去十年間集資額總計高達3,000億美元,同期深圳證券交易所相關金額則為1,350億美元。隨著大灣區國企的融資需要愈來愈大,未來金融服務在四大支柱的重要性可望進一步提高。


香港在粵港澳大灣區的競爭


不過,有競爭才有進步。香港與大灣區其他城市也成為既合作亦有競爭的伙伴。例如深圳從過往的低成本生產基地,轉型為創新科技樞紐和高科技產業基地:一些大型科技龍頭如騰訊,其總部都選址在深圳。而就兩地的生產總值而言,以往由香港領先,如今漸漸由深圳領先。如下圖顯示,自2018年起,深圳的經濟規模已超越香港,未來應該會進一步快速上升。在商言商,對香港來說,企業落戶在哪個大灣區城市的其中一個考慮,就是當地的經濟規模和發展潛力。就這方面,香港的發展速度和勢頭確實有進步空間。



香港的「短期」發展文化與創科發展


另一方面,內地「十四五」規劃定位香港為國際創新科技中心;其實同學都知道,未來經濟發展最具潛力的就是創科產業,聽上去好像香港有獨特優勢。


不過,同學在課堂上應該曾經讀過中環價值、效率為先等等的香港社會特色,在投資和經濟發展上也追求快速回報。但在真正的創科世界裡,確實需要投入一定的資金和時間才能有所突破。例如人臉識別技術,需要各類科技人才配合研發,才有機會進一步發展,即肯定不是一時三刻的事。所以,在香港的文化和社會發展風氣下,變相投放在這些方面的資源並不充足。



按上圖,香港研發開支總額佔本地生產總值的比率只高於澳門,卻落後於其他大灣區城市;即使從研發人員數目來說也不足夠,這些都無可避免地會影響創科企業落戶香港的意欲。


例如以「獨角獸公司」的發展(即市值逾78億港元的私營初創企業)為例子,根據2019年的研究,大灣區共有43間獨角獸公司,集中經營生物科技、醫療科技、機械人技術、金融科技和電子商貿等五個主要行業。不少獨角獸公司擁有大量專利,走在創新科技的前沿,成為未來發展的重要方向;而其中有8間位於香港,7間位於廣州,25間位於深圳,香港在這方面的優勢並不明顯。


事實上,根據工業慣性,當一個地方能夠吸引一定數量的大型企業進駐,也會對其他中小型企業更具吸引力,因為其協同的發展空間更大,繼而形成一個正面的循環。所以,即使在規劃上香港有一些定位優勢,但在實際操作上香港仍需要繼續努力。


國際人才爭奪


在國際管理發展學院的2019年「世界人才排名」中,香港在63個地區當中,在「吸引與留住人才」一項排名下降4位至第18名,該項指標衡量選定城市吸引外來人才和挽留本地專才的能力。香港雖然有各項人才入境計劃,例如「優秀人才入境計劃」,希望每年吸引1,000名高技術人才來港定居,但每年批准的申請僅數百宗。


未能達標的原因有很多,其中國際管理發展學院認為,居住成本高昂是一大因素。同學在新聞當中常常聽到香港是全球置業最困難的城市,亦是全球外派僱員住房租金最昂貴的城市:香港與新加坡及大阪並列為2019年全球生活成本最昂貴的城市。而居住成本高昂,帶動了本地生活成本上升,影響了生活素質,成為專才卻步的其中一個原因。


如果香港未能在這個國際人才爭奪戰中獲得明顯優勢,也會影響香港在大灣區持續發展的能力,特別是如何保持既有的金融服務業優勢,或是在開拓其他創科產業時所需要的人才。


總結


筆者經常對同學說:「不要吃老本。」如果能夠保持現時的優勢,就等於退步。香港也一樣,雖然我們在四大支柱的發展相當穩固,但隨著全球競爭加劇,香港與鄰近大灣區城市的競爭也愈趨激烈。在這個既合作又競爭的狀態下,香港只能一方面站穩四大支柱的陣腳,同時也要追近大灣區、亞洲以至世界的產業發展趨勢,才能避免自己落後於人,並維持一定的經濟增長和生活質素。


撰文:基督教宣道會宣基中學 劉錦輝老師


概念貫通


競爭力

同學雖然在課堂裡對競爭力一詞並不陌生,但大家較為弱的一環是不知怎樣衡量香港在亞洲或是國際之間的競爭力;部分同學能夠運用一些準則來作出一些排名上的比較,但最終亦需要作出歸納達到一個較為確切的結論,才算是一個完整的論據。

可持續發展

一般而言,可持續發展通常用在環境議題當中,但與此同時也可以思考現時的經濟發展與下一代香港人的關係。畢竟現時的發展方向也涉及誇世代的資源分配和代際公平,所以即使議題並非完全與環境有關,也可以用相似的路線思考。




相關概念


競爭力(Competitiveness)

創科發展(Development of Innovation and Technology)

生活素質(Quality of Life)

可持續發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




詞彙選介


全球人才競爭(Global Competition for Talent)

粵港澳大灣區(Greater Bay Area)

「十四五」規劃(National 14th Five-Year Plan)

獨角獸公司(Unicorn Company)



思考問題


1. 參考資料,指出及解釋香港發展創科產業的一個優勢和一個困難。

2. 你認為香港政府應否額外投放資源在未來新興的行業中,以促進其發展?解釋你的答案。



參考答案


1. 一個優勢:


國家政策支持:資料顯示十四五規劃和粵港澳大灣區的規劃均支持香港發展創科產業,這些規劃能夠協調區域內城市之間的競爭和資源分配,創造發展的良好環境。


資金融資優勢:資料顯示,香港在金融服務業的發展十分蓬勃,港交所的集資金額亦十分多。由於創科產業往往需要大量金錢投資,那些企業在香港較容易得到資金支援,在香港成立分公司或是總部,鞏固發展的良好基礎。


經濟全球化視野:創科行業除了自行研發外,也需要與其他地方合作。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有利其他地方的市民或人才交流和合作。既然我們本身已有國際交流的經驗,有助與其他鄰近地區合作和互相配合發展。


一個困難:


區域競爭激烈:資料顯示,香港鄰近的深圳在創科發展上十分蓬勃,招徠不少大企業落户,而其經濟產量甚至已超越香港,可見深圳已在創科產業早著先機,較容易吸引其他創科企業在當地發展。由於香港鄰近深圳,這會影響香港吸引相關企業的機會。


社會風氣功利:資料顯示,香港社會較著重短期收益,老嫌投資創科產業回報期長,且香港的投資非十分高,甚至比大灣區鄰近城市都要低。在缺乏資源的情況下,也會減少企業在香港發展創科發展的規模與興趣。


人才爭奪困難:資料顯示,外地人才在香港的生活成本十分高,尤其是住屋成本。相比下,鄰近深圳或廣州的生活成本較低。如果想吸引外國專才到大灣區工作,他們可能會考慮生活成本太高所帶來的實質收入下跌問題,從而減少來港的機會。


2. 應該額外投放資源:


政府現時的支援不足:資料顯示,現時香港投放在研發的開支十分少,在大灣區其他城市中也是敬陪末席。可見,為了追近與其他鄰近城市的距離,以免被她們拋離,港府有必要在現時的資源投放上,再額外增撥款項。


抓緊可持續發展勢頭:政府作為社會規劃者的角色,有責任了解未來社會的發展趨勢,並且投放資源發展在未來有機會持續發展的行業。故此,如果政府認定創科行業是未來的發展勢頭,便應該藉著額外撥款來顯示政府的投資方向,給予社會更清晰的信息。


不應該額外投放資源:


資源分配的公平性:香港經濟主要由政府的積極不干預政策推動,由市場導向為主。所以,如果政府額外增撥資源投放創科產業,會予社會偏幫某產業發展的負面觀感,也有機會令其他產業向政府申請額外資源,最終難以處理和應付。


資源運用的有效性:現時創科發展的問題並非完全因為政府撥款不足,也因為一些社會問題,例如生活成本過高等,這些都不是政府立即可以透過撥款解決的問題。所以,如果未能改善整體社會生活素質,即使撥款也不能令創科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