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學歷職位錯配惡化


近十年,本港高技術職位數目的增長放緩,而持大學學歷的低技術勞工數目再創新高至去年的17.7萬人,反映學歷和職位錯配問題惡化,到底有甚麼前因後果?

多大學生做低技術勞工

新論壇及新青年論壇發表《香港各世代大學生收入比較研究報告》,指出本港持有大學學歷的勞工人數,於過去30年增加94.7萬人至2017年的107.8萬人,同期的高技術職位勞工數量亦增加119.4萬人至144.1萬人。但2007年起計近10年,高技術勞工人數只增加了22.5萬人,而同期的大學學歷勞工增加了40.2萬人,出現高技術職位增長追不上大學學歷勞工增長的情況。     

同時,從事低技術職位的大學學歷勞工持續增加。低技術職位包括文書支援人員、服務工作及銷售人員、工藝及有關人員、機台及機器操作員、裝配員及非技術工人;勞工數量由1997年起增加約14.7萬人,至2017年的17.7萬人,是20年前的5.8倍。大學學歷勞工從事低技術職位的比例更增至16.4%新高,十年上升5%。



大學生入職收入回升

研究亦分析各世代大學畢業生的收入中位數變化,發現90後大學生初入職收入回升至1.4萬元,接近70後大學生當年畢業的入職水平。而且,工作五年後,加薪幅度亦可達46.5%,增幅比部分70、80後更高。

研究團體新論壇及新青年論壇指,大學生初入職收入及增薪有顯著改善,反映在經濟穩健發展下,勞動力市場暢旺兼薪酬有改善,有助他們向上流。合眾人事顧問總經理蘇偉忠就指,近年市場新興Fin Tech(金融科技)等創新科技行業,求才若渴,有利年輕人提高入職薪酬。而且,近年升遷不再著重論資排輩,而是講求工作表現,年輕人大可憑實力跳糟、上位,以謀求更大加薪幅度。

年輕人寧做低薪「Hea工」 話雖如此,政府最新數據顯示,具專上學歷的在職貧窮者,即月入少於4,000元者,於四年間急增近萬人,逾半人是以兼職維生的18至24歲年輕人。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認為,這關乎社會富裕,時下年輕人的家庭壓力較少,以致部分人較自我,會「揀工」和「祼辭」,甚至寧做入息低的「Hea工」。再者,他們面對高樓價失去鬥心,有「搵夠就算」的心態。 炒散App「HelloToby」聯合創辦人鄭會杰指,平台上60%用家有大學或以上教育程度;大學畢業即炒散者,近年增約30%,主要從事補習、設計或勞力工作。他表示,大學生炒散太久要付出代價,若年過30很難解釋為何無全職經驗,易遭職場歧視。 香港文藝創作工種選擇少 救世軍教育及就業服務高級主任羅偉業指,多了年輕人追夢,想投身藝術、創作等行業,但行內職位少、入息不穩,易淪為低薪族。他直言:「不少人只想做喜歡的工作,但無了解行業實況。例如想做文職,以為只是做行政,其實要兼顧人事、市場推廣等職能,純文職僅有9,000多元人工。」 盈力僱員服務顧問首席顧問孫立民指,學歷貶值亦影響收入,「例如政府工作,中學要求的崗位有大量碩士生爭。」且私人市場較少管理職位,高學歷畢業生,尤其文科生難有對口崗位,需屈就做前?工作,即使全職亦低薪。

 

概念貫通


競爭力

競爭力是一種相對指標,必須通過競爭才能表現出來,且有 大小或強弱之分,但難準確測度。競爭力包含對對手在現在 及未來可展示的能力作出評價,亦可根據目標時間內,在競 爭群體中的表現而作出評價。而按上文,文科生可做的職業 多是人工低、職位少,以致他們在社會的競爭力不足。


價值觀

價值觀大致分為「個人價值觀」和「群體價值觀」。前者為各種 行為或事物作出價值判斷,從而找出具價值的人生方向;後者則 指在某群體如一間公司、一個宗教、一個社會或一個文化等的一 些被大多數人認為是有價值的觀念。不少年青人覺得置業無望, 從而衍生賺錢只為活在當下兼活得舒適愉快的價值觀。

 

相關概念


競爭力 (Competitiveness)

人力資源 (Human Resources)

社會階層流動 (Social Mobility)

價值觀 (Value)

 

詞彙選介


學歷貶值 (Diplomatic Inflation)

職業錯配 (Manpower Mismatch)

兼職 (Part Time)

在職貧窮 (Working Poor)

 

思考問題


1. 根據資料,持大學學歷的低技術勞工數目再創新高帶出甚麼社會問題。

2. 參考資料,香港學歷和職位錯配涉及哪些價值觀之轉變。

 

參考答案


1. 持大學學歷的低技術勞工數目再創新高帶出以下社會問題:

  • 很多大學生投身職場從事低技術勞工,未有機會學以致用,甚至大材小用,以致在一定程度上窒礙其個人成長與發展,與此同時亦有礙知識型社會的發展。

  • 這反映學歷和職位錯配問題惡化。高技術勞工職位不足,代表高技術產業拓展緩慢,拖慢經濟發展引擎,以致未能為年輕人提供不同的創業渠道和理想的就業機會。

2. 香港學歷和職位錯配涉及的價值觀轉變如下:

  • 從前70、80後大學畢業生較講求階級觀念,追求考取高學歷,以提升其社會地位,並獲取所賦予的優越感,故多不願從事低技能工種。反之,現在不少大學生認同學歷貶值,不介意做低技術勞工,且不認為於社會向上流是提升生活素質和獲取優越感的唯一方法。

  • 從前70、80後大學畢業生一般家庭環境未必太富裕,乘著香港經濟剛起飛之勢,多有鬥心向上流,故非常重視工作的薪酬、晉升和發展機會,以求脫貧、求名求利及貢獻社會。如今的大學畢業生,因著社會富裕、家庭壓力少,變得較自我。他們重視工作及生活平衡、工作靈活性、職業自由度,以及工作的意義多於學以致用和提升社會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