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少數族裔―要了解的香港人!



小彬紀念基金會與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紀佩雅合作「少數族裔青年的展望,挑戰和身分認同」研究。在發表報告的研討會上,特首林鄭月娥表示: 「少數族裔人口是我們整體社會結構的一個組成部分,在香港的地位愈來愈重要。毫無疑問,非華裔青年是我們社會活力的資產,也是一個寶貴的人力資源庫,以其一系列的才能、語言能力、技能和網絡為香港作出貢獻。政府致力於繼續提供支持和幫助,以配合少數族裔社群的多樣化需求。」


然而,政府甚至大眾到底了解香港少數族裔有多少?港人又該如何跟他們共融?現先看看研究結果。


香港少數族裔 自力更生有挑戰


香港少數族裔許多都自力更生,其中南亞裔人口於2016年的勞動參與率為66.7%,較香港整體人口的60.8%還要高。但他們上流機會較少,其中19至24歲少數族裔青年就學比率,低於2016年的全港平均數46.6%,當中南亞裔青年的就學比率更只有28.1%。他們一般面對以下兩大挑戰。


挑戰一:中文程度欠佳限制發展


教育水平,特別是中文水平,對少數族裔在港發展有莫大影響。就研究結果,52.2%受訪者稱生活的最大挑戰是以中文溝通。而43%受訪者認為自己十年內會離開香港生活,其中近25%表示希望到亞洲以外的國家,包括美國、英國、加拿大及澳洲等地。紀佩雅教授認為,這主要因為語言障礙導致社會排斥、就業困難等種種問題。如果情況沒有改善,預期這批人才會流失,實在非常可惜。


事實上,有多年前移居香港的尼泊爾裔女生接受傳媒訪問時指,當年就讀收錄較多非華裔學生的「指定學校」,學中文靠死記硬背,且所學的只為應付文憑試,並不足以應付日常生活和工作需要。有見及此,部分少數族裔為了未來發展,花很多時間學好中文。


挑戰二:陷身份危機難扎根香港


研究報告指,逾60%少數族裔受訪者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另,89.3%受訪青年不希望被稱為「少數族裔」,當中42.2%表示喜歡被稱為「香港人」。由此可見,要創造共融社會,除了協助少數族裔打破語言障礙,提升其「香港人」的身份認同也相當重要。


可是,他們當中有不少人曾遭華人歧視,如有巴基斯坦裔女士稱,曾在工作時被華裔顧客無理指摘,並向其上司投訴指本地公司不應聘請少數族裔。有說這也關乎香港部分報章大肆報道南亞裔的犯罪情況時,形容他們是「毒瘤」;在港產電影及劇集中,也不乏由南亞裔演員飾演黑幫、毒販等負面角色。


小彬紀念基金會創辦人馬夏邐女士表示:「要讓市民改變對少數族裔的印象。港鐵和政府廣告都不會看到少數族裔青年的影子,香港特區政府其實可以輕易改變這情況。」事實上,巴基斯坦裔警員范業成數年前爬上一架高吊車勸服一名有意輕生的同鄉返回地面。事後警方在官方平台上載訪問短片,使他成為網絡紅人,如此宣傳好人好事,確有助少數族裔建立良好形象,值得借鏡。

 

概念貫通


生活素質

生活素質用以衡量人們生活的好壞程度,跟生活水平有密切關係。簡單而言,一定程度的生活水平是保持較高生活素質的必要條件,但不是充分條件。就研究報告的數據可見,少數族裔的經濟條件一般甚至不理想,就業機會對其生活素質的影響尤大。


社會階層流動

社會階層流動指從一個社會階層走到另一個階層的現象。而人們能否從低下階層向上流動,便要視乎該社會是屬於開放型還是封閉型。但即使是開放型的社會,單憑個人努力亦未必能攀上更高的社會階層,一些先天因素,如性別、家庭背景、社會關係等都有決定性影響。如少數族裔要在社會向上流,也需要各大企業和政府認同及接納他們。

 

相關概念


成長與發展(Growth and Development)

生活素質(Quality of Life)

社會支援(Social Assistance)

社會階層流動(Social Mobility)

 

詞彙選介


歧視(Discrimination)

身份危機(Identity Crisis)

語言障礙(Language Disability)

少數族裔(Minorities)

 

思考問題


1. 參考資料,香港少數族裔的生活素質如何?

2. 就消除香港少數族裔的身份認同危機,向政府提出一些建議。

 

參考答案


1. 香港少數族裔的生活素質如下:


經濟環境欠佳:據研究,71%受訪家庭月入低於2萬元,比全港入息最低分的觀塘區還要低,該區2019年的住戶每月入息中位數為22,500元;而按少數族裔家庭人口計算,由於家庭平均中位數為4.74人,比香港2019年的平均家庭中位數2.8人多得多,故人均收入偏低,大多為低收入家庭;在生活指數高的香港,其經濟情況難免緊張,過著困苦不堪的生活。


居住環境欠佳:少數族裔多住油麻地、觀塘、深水埗、葵青等舊區,居住環境欠佳。這是由於其國籍、膚色、文化差異等,在找尋居所租住時遇到不少阻礙。再者,即使他們正輪候公屋,惟家庭成員人數較多及收入較少,只可在等候期間租住舊區單幢私樓。


語言障礙難融入社會:據研究,逾半數少數族裔青年認為語言不通是他們最為逼切的問題,這令他們難以入讀香港的主流學校,學習一些較專業的知識,繼而從事一些專業及融入社會。如今,他們大都只能從事低下階層的工作,亦無法改善生活和工作環境,更遑說生活素質。


2. 就消除香港少數族裔的身份認同危機,向政府提出以下建議:


加強宣傳和媒體教育:其實很多居港的少數族裔都熱愛香港,要改變大眾對他們的觀感,接納和認同他們,政府及相關機構該起帶頭作用,在所有發布及宣傳的刊物中,加入少數族裔的代表。而且,政府該對媒體涉及少數族裔的用詞作出指引,消除少數族裔被貶與歧視的身份危機。


積極推行共融活動:政府應在各界推行共融計劃,使港人和少數族裔多加接觸,藉著交流,消除他們對少數族裔的歧視與偏見,了解其貢獻和權利。如去年,民陣召集人疑遭南亞裔人士襲擊後,印度裔註冊社工Jeffrey Andrews曾舉辦重慶大廈導賞團,讓參與者了解少數族裔的文化。在中、小學,教育局亦可安排講座和活動,宣揚種族共融,令青年人主動幫助少數族裔,消除他們被誤解和漠視的身份認同危機。


設立「提升中文能力」基金:政府應考慮增設鼓勵學習中文的獎學金,讓少數族裔青年有更多機會學習中文至高中或以上,這將有利他們升讀大學和進入職場,且在香港發展有較好機遇,從而向上流和融入社會,消除他們被看扁和予人低下的身份認同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