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需釋放娛樂產業潛力!



近年,當周邊亞洲流行文化相當強盛、「香港電影已死、樂壇已死、電視已經無人睇,拍Youtube係煮飯仔」的言論四起,樂壇的Mirror、電視業的《Error自肥企劃》,以及YouTube界的「四台聯播」引起一時熱話,掀起追星的風潮,揭示反映本土娛樂產業其實仍有發展潛力。


香港青年協會青年研究中心成立的「青年創研庫」,於近月訪問了816名15至65歲本港居民,並公布有關「釋放香港娛樂產業的潛力」研究報告,今期讓大家邊看結果邊討論。


■ 圖片來源:網上圖片、設計圖片 ■ 資料來源:香港青年協會青年研究中心、綜合報道










業界及學者對娛樂產業的看法


「本土需要有自己的文化和創意產業,讓本地觀眾產生共鳴,外地觀眾則能藉此了解香港的本土文化。然而,科技進步,人們能透過不同渠道如Netflix、Youtube輕易觀看來自世界各地的作品,就會懂得欣賞和比較不同作品的高低。同樣的票價,人們會傾向選擇外國的大製作,本地電影市場便隨之萎縮,無利可圖時投資者就不會感興趣,是一個惡性循環。」

岑加琪 / 女演員


「香港優勢不是太多,創意產業的人才不多。我們應考慮培育更多人才,才可以建立群聚效應。即使現時有足夠的創意教育課程,但人才都只是自由身工作,並非長期專注在某個崗位。」

馮應謙教授 / 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所長


「網絡興起及100毛出現完全改變媒體生態,慢慢演變成網上平台主導。網台、網紅也應運而生,入行門檻愈來愈低,不少人也可以是內容創作者。只要有實力及人氣,所有人都可以在網上殺出一條血路。」

張晨 / French Rotational 創意總監


「有人指本土電影難登大雅之堂,原因可能是缺乏訓練。而香港電影業式微,關乎不少老師傅都移民或轉行維生,所以根本無可能再拍從前的的一些片種如功夫片。還有的是,大部分受惠(合拍電影)的導演『已上岸』,年輕導演反而缺乏機會,又或者不願意北上,反而留港拍低成本本土電影。」

馮家明先生 / 香港演藝學院高級講師

 

概念貫通


身份認同

身份認同是個人對其身份的接受程度,會受宗族血緣、心理與群性發展、意識形態、制度與社群等因素影響。個人透過確認其群體擁有的共通點,認同自己屬於社群,從而建立歸屬感。


軟實力

「軟實力」的概念由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提出,指一個國家具有的除經濟、軍事以外第三方面的實力,主要是文化、價值觀、意識形態、民意等方面的影響力。約瑟夫認為一個國家的軟實力主要存在於三種資源中,包括文化、政治價值觀及外交政策。


相關概念


文化(Culture)

主流媒體(Mainstream media)

身份認同(Sense of Identity)

軟實力(Soft Power)


詞彙選介


創意產業(Creative Industry)

娛樂產業(Entertainment Industry)

網紅(Key Opinion Leader, KOL)

流行文化(Pop Culture)


思考問題


1. 參考資料,指出及說明香港娛樂產業的潛能。

2. 本港娛樂產業面對哪些問題?請就此提出一些改善問題的建議。


 

1. 香港娛樂產業的潛能:


• 本港文化及創意產業涵蓋範圍十分廣泛,而歌、影、視、網上創作等娛樂活動屬其中類別。娛樂產業與市民的生活密不可分,亦承載社會價值。是項研究結果顯示,年青人甚有興趣從事娛樂製作產業,以網上創作(22.40%)和音樂創作(17.8%)較受歡迎,展現發展潛力。


• 隨著網絡平台的崛起,音樂人能更自由地創作,透過網上平台或街頭表演與聽眾分享自己的作品。事實上,近年網絡平台已成為其中一種主導媒體,顛覆業界的生態,產生出內容創作者、網紅等各種新型的創作人。調查結果顯示,有近四成受訪者「經常」或「間中」支持本地網上創作,這反映網絡平台上的娛樂正慢慢成為香港市民的習慣,有龐大的發展潛力。


• 一眾本地創作人充滿創意,不斷力求創新,發掘題材,令香港娛樂產業生機再現。例如獨立樂團My little airport的一首《邊一個發明了返工》相當多年輕人認識。本土電影《一念無明》、《金都》、《濁水飄流》是社會的真實寫照,接地氣,有味道,叫好叫座,展現娛樂產業另闢蹊徑,可有作為。


2. 本港娛樂產業面對的問題及建議:


問題1,本地市場萎縮:串流平台興起、周邊地區創意產業急速發展,令香港的娛樂產業市場萎縮。事實是,近年的廣東歌和港產片主要以本地聽眾、觀眾的口味為主,較難打入海外市場,令投資者卻步。再者,本地的製作變相缺乏資源以推廣全球,形成惡性循環。


問題2,青黃不接:人才是文化產業發展的關鍵要素。香港的娛樂業界過往主要透過電視台、學院教育等渠道培訓人才。不過,有指近年產業萎縮,電視台已失去能力培訓足以重振香港娛樂界的明星;而正規教育培育出來的人才及其知識,與業界實際需要亦有很大落差,導致行業青黃不接。


問題3,政府支援不足:以韓國娛樂事業為例,其在近十年來突飛猛進,因為當地政府給予這個行業百分百的支持,反觀香港政府對本土創意產業的支援是不夠的。

建議:多年來,香港的文化事務一直分散多個部門處理,缺乏宏觀政策規劃,故建議成立文化局,負責統籌一切文創事業,其中要有下列職能:


• 在諮詢架構內納入流行音樂和網絡創作界的代表;

• 以業界機構規管受資助的非院校教育課程,免課程內容離地;

• 透過資助社企計劃,延續業界人才培育的渠道;

• 改善娛樂產業的資助計劃,並為中小型的文創企業提供支援和優惠,如表演場地優惠、稅務寬免、融資擔保等。

• 零工經濟的出現,從財富500強公司可見,時興使用 Upwork 和 People Per Hour 等在線自由職業平台來尋找營銷人員、IT 專家、設計師和其他知識工作者(成本有時比內部資源低 60%)。目前,它主要用作補充,而不是替代傳統員工,但它正在迅速發展,預計在不久的將來佔勞動力一半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