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齡海嘯逼近 「孤獨死」危機怎防?


跟親人和朋友多年未見,與鄰居互不相識,一人在家中發生意外或遇突發疾病,又無力求救,最終因失救孤獨地離世,多日後才被人發現……這類被稱為「孤獨死」的故事,並不罕見。如於2017年3至9月間,在葵盛東?同一座公屋接連發生三宗長者失救死亡的慘劇,死者均為獨居、單身或配偶離世,以及無兒女,平時甚少有人探望。本港快將面臨「高齡海嘯」,社會該如何準備,應對孤獨死危機?

孤獨傷身又傷心   如日食15枝煙


本港正踏入高齡化社會,按政府統計處推算,65歲及以上長者佔總人口的比例會從2016年的16.6%,上升至2036年的1/3。雖然「高齡海嘯」不一定觸發「孤獨死」浪潮,不過孤獨死的多個成因,包括未婚人口增加、未與子女居住、中年離婚率上升等,也見於香港的準高齡人口。 首先,過去數年本港50歲及以上從未結婚的人口,不論男女也不斷攀升,由2006年僅得約8.6萬人,倍增至2017年至21.6萬人。另一方面,獨居和只與配偶同住的長者比率,同樣與日俱增。獨居長者固然較難得到家人支援,沒有與子女同住的雙老家庭,也延伸出以老護老的問題,較健康的一方要獨力照顧長期患病的一方,萬一照顧者在家中突然死亡,被照顧者又無力求助,二人便可能要共赴黃泉。 孤獨死的危機,不只關乎死亡,其挑戰所在可由生前說起。孤獨死的人生前往往因貧窮、疾病、個人不善社交等因素與社會疏離,情緒上感孤獨無援。有研究指出,孤獨和社交孤立會增加死亡風險,對身體的禍害等同每日吸食15枝煙,亦更易出現認知退化和抑鬱徵狀。


遺體無人認領   殮房恐迫爆

去年東華三院的本地調查發現,一成受訪長者有較嚴重孤獨感,尤以獨居、沒有子孫在香港居住、自覺身體健康較差等因素的長者更明顯,他們的孤獨危機值得大眾關注。

孤獨死者即使有親人,但若雙方關係疏離,親人不願意處理其身後事,也有可能引發社會問題。最先爆出問題的可能是埋葬前的安置場所—殮房。目前本港的公眾殮房已面臨飽和,而遺體需於殮房存放一個月確認無人認領,食環署才會將之埋葬,比起一般遺體在殮房平均存放的13.6至26.1日長。隨著孤獨死問題普遍,無人認領的遺體增加,或會令殮房流轉減慢,甚至出現「屍疊屍」的情況。 孤獨死的殮葬安排更為複雜。食環署會將無人認領的遺體下葬於沙嶺墳場公墓,墓碑上沒有姓名;六年後仍無人認領的遺體便會被食環署起出骸骨火化合葬。孤獨死者落得死後無名,在中國人的傳統思想恐變成無主孤魂,但縱使有熱心人想給逝者有尊嚴的最後告別,也困難重重。去年本港便有一名64歲醫院清潔工在上班途中猝死,無法聯絡其家人,同事欲代辦其身後事,卻因並非親屬而一度遭拒。

活用社區網絡   為長者排「獨」


應對孤獨死,始終是預防勝於治療。不過,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批評,本港地區長者服務資源不足,每個地區支援中心只有一兩個社工負責找出獨老和雙老家庭的隱蔽長者,但本港有約36.7萬名獨老和雙老長者,無疑是大海撈針。由此可見,帶領長者走出孤獨,不能一味依賴社工,需要活用社區網絡,為長者排「獨」。

在英國,為解決國內的孤獨問題,首相文翠珊去年底宣布一系列策略,包括制定孤獨感測量指標,以了解國民的孤獨程度,以及最遲於2023年在全國推行「社交處方」,由普通科醫生在為病人治療時,識別他們有否孤獨傾向,並轉介予當地社工、地區團體及就業中心,以幫助他們解決生活、情緒、人際關係和就業的困擾。

以助代租   年輕租客照顧老房東


同樣面對孤獨死問題的德國,近年興起一種「以助代租」的新興共住模式,配對無力打理房屋的年邁房東和無力負擔昂貴租金的窮苦年輕人;租客藉由協助房東處理家務而免除租金,只需要付水電等基本開支。為維持良好的同居關係,雙方事前需完成問卷,確定基本規則,如會否吸煙、租客能接受多長的交通時間等。據報道,該共住模式已在當地逾30個城市實行。

有人說:「最可怕的貧窮是孤獨和不被愛的感覺」,孤獨死危機正逐漸逼近本港,但並非無計可施,只要社會上每個人和團體都多行一步,關心身邊人,香港就可以成為無懼孤獨死的「富裕」社會。

 

概念貫通


人口老化

世界衞生組織指出,人口老化指60歲以上人口增加的比例,比其他組 別年齡人口的增加速度快的現象。由於醫療及衞生水平改善,以致人 口預期壽命延長,當出生率下降,便促成人口老化出現。這現象多出 現在已發展國家或地區。隨著人口老化,老人的孤獨問題愈來愈大, 備受多國關注。


社會支援

社會支援指政府因應社會情況和需要援助市民,包括心 理、精神、金錢和物資上的支援。如上文所述,英國和 德國針對老人孤獨的問題,分別於2023年推行「社交處 方」和推行「以助代租」的新興共住模式。

 

相關概念


人口老化 (Ageing Population)

善終服務 (Hospice Care)

生活素質 (Quality of Life)

社會支援 (Social Assistance)

 

詞彙選介


高齡化社會 (Aged Society)

護老 (Elderly Care)

孤獨 (Lonley)

社交 (Social)

 

思考問題


1. 參考資料,就香港的現況,指出及說明老人陷入孤獨終老揭示的社會問題。

2. 針對老人的孤獨問題,建議一些改善方法。

 

參考答案


1. 就香港的現況,老人陷入孤獨終老揭示的社會問題:

  • 獨居老人增多:過去數年本港50歲及以上從未結婚的人口,不論男女也不斷攀升,由2006年僅得約8.6萬人,倍增至2017年至21.6萬人。由此可見,獨居老人有增無減。

  • 老護老有危機:只與配偶同住的長者與日俱增,既得不到家人支援,而依賴較健康的長者獨力照顧長期患病的另一半,萬一照顧者突然死亡,被照顧者就無力求助,分分鐘共赴黃泉。

  • 老人孤獨無援:很多老人活於貧窮和病痛之中,又或不善社交。文中指,一成受訪長者有較嚴重孤獨感,尤在獨居、沒有子孫在香港居住、自覺身體健康較差等的長者群更明顯。而隨著人口老化,加上社工和社區支援不足,此問題愈見嚴重。


2. 針對老人的孤獨問題,建議如下:

  • 隨著醫學發達,人的壽命延長,政府該鼓勵長者老有所用,秉持「退而不休」的精神繼續貢獻社會,從而拓闊人脈,減少孤獨感。就此,政府亦宜分撥資源甚至以經濟誘因,鼓勵企業或社企聘用長者。

  • 政府應促進社區鄰里活動,以增加老人對社區和別人的聯繫感,感受自己存在有價值,從而減少孤單寂寞的情緒,如舉辦老人共餐,或是籌組老人社區學苑等,都有助解決他們人際疏離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