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膠樽回收慘不忍睹!怎辦好?




政府推動回收飲品膠樽多年,成效不彰。據綠惜地球按2018年《都市固體廢物監察報告》演算得出的最新回收率,只得0.2%。這0.2%代表本港平均每日只回收到315公斤膠樽,即約12,600個。而每100個飲完的膠樽,99個以上淪落堆填區,至於被送到回收場的,連半個都沒有。若然每個屋苑、屋邨、商場、公共機構的回收箱發揮作用,怎會落得這樣羞人的回收率?而說到回收,一定要提可口可樂新搞作,成功促進文化又大賣快樂!


■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可口可樂基金會 ■ 資料來源:綜合報道、可口可樂基金會


歸因回收膠樽吃力不討好



其實,綠惜地球兩年前已發出「廢膠回收系統瀕臨崩潰」的警號。其環境倡議總監朱漢強指,中國在2018年大幅提高廢塑料的入口門檻,膠樽出口價大跌,令膠樽回收變得更加「吃力不討好」。


其實,各地膠樽回收重用的情況並不理想,可口可樂公司在2017年曾表示,其膠樽內的回收膠樽成分僅7%。綠色和平一份報告亦指出,全球最大的六間汽水公司(不包括可口可樂)平均僅用6.6%回收膠樽製造膠樽,原因與石油價格下跌,令製造新樽比重用回收物料更便宜。


環保署其實早於2017年已為塑膠產品容器引入生產者責任計劃,展開可行性研究,然而至今仍未落實有關法例,業界仍缺乏經濟誘因回收膠樽,加劇堆填區壓力。有見及此,朱漢強提出四大建議:


第一,落實生產者責任制。當全港屋苑和路邊早有回收設施,環境教育活動也一做多年,成果未見理想,倒不如儘早落實生產者責任法例和廢物按量收費,提供政策和經濟誘因,否則污染者將繼續免費丟棄垃圾,要整個社會一起承擔惡果。


第二,推中央收膠計劃。環保部用公帑到住宅、學校、公營機構收集廢塑料,既避免資源變垃圾,同時為回收再造場提供貨源。然而,有關項目至今只批出一份合約。


第三,確保完善回收通路。未來一兩年,香港將多三間具規模的塑料處理場落成,足以處理很大比例的塑料的容器及包裝,但是若果回收通路無效,缺乏貨源(回收品),它們便會陷入營運危機。


第四,實踐源頭減廢。在減用膠樽上,政府必須建立更多斟水設施,減少市民對膠樽水的依賴。然而,當局近日回覆,最快於明年首季只能安裝100部。


推動膠樽回收要有計 ! 


說起環保回收已經老掉牙,大家未必再聽得入耳,要人參與更要靠創意。由「可口可樂基金會」全力支持,「世界綠色組織」主辦的「齊回收.樂共享」乾淨回收奬賞計劃,今年叫人眼前一亮。計劃先讓市民在全港 18 區選出舉辦膠樽回收活動的地區,然後介紹「可口可樂膠樽回收奬賞機」!



是次回收種類升級,除 PET 1 號飲品膠樽(聚對苯二甲酸乙二酯)之外,亦可回收 HDPE 2 號膠樽(高密度聚乙烯),即大部分的洗潔精和洗頭水樽。已分類的 PET 1 及 HDPE 2 塑料將轉化成達到準食品級的 rPET 薄片及高端 rHDPE 顆粒。同時,設施的全新設備更可省卻更多人手工序;以後市民回收膠樽時,毋須再撕掉包裝紙、除去樽蓋,讓回收生活更加簡便。


對於膠樽回收,大家常有疑問,到底膠樽去哪裡?今年的獎賞計劃獲香港第一間準食品級塑膠回收設施「塑新生」成為回收夥伴,將活動中收集的膠樽送往屯門環保園進行回收處理。


 

概念貫通


污者自付原則

「污染者自付」原則要求污染者為破壞環境付費,例如處理污水的費用,為企業、市民提供經濟誘因,鼓勵他們減少棄置廢物,從而加強廢物回收及循環再用。從膠袋徵費可見,市民減少索取膠袋,實踐環保,所以在處理膠樽問題上採用污者自付的策略也是可行的。


回收再用

回收再用又稱「再循環」,指收集有用的物料再用或再造成新產品,且有效使用資源,以減少廢物棄置、降低對環境的影響。常見的回收物料有塑膠、金屬、玻璃、紙張和電子產品等。然而,回收有賴全民參與,政府也必須支持相關產業,尤其回收再造業的發展。

 

相關概念


循環流量(Circulation Flow)

污者自付原則(Polluter-pays Principle)

回收再用(Recycling)

可持續發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

 

詞彙選介


循環經濟(Circular Economy)

膠樽(Plastic Bottle)

回收糸統(Recycling System)

社會責任(Social Responsibility)

 

思考問題


1. 參考上文及就你所知,指出並說明香港膠樽回收業所面對的困難。

2. 根據文中資料,哪兩項處理大量膠樽的建議較為重要?解釋你的觀點。

 

參考答案


1. 香港膠樽回收業所面對的困難:

• 由於膠樽樽身、樽蓋及招紙是用不同的塑膠製造,必須分開處理和分開循環再造,但不少市民習慣把整個膠樽放入回收箱,回收商需要安排人手分類,加重成本,導致回收商不願回收膠樽。

• 中國在2018年大幅提高廢塑料的入口門檻,膠樽出口價大跌,令膠樽回收變得更加「吃力不討好」。

• 香港地小租貴,膠樽卻佔用較多空間,導致儲存成本高,體積較大亦增加運輸成本,令回收商卻步。


2. 就處理大量膠樽的問題,「實踐源頭減廢」和「落實生產者責任制」較重要。畢竟大量膠樽的問題在短時間內難以改善,因為回收產業路難行;從治本而言,源頭減廢能徹底解決問題,所以政府應增設更多斟水設施,減少市民對膠樽飲品的依賴。


另外,有見全港屋苑和路邊早有回收設施,環境教育活動也做了多年,卻成效不彰,可見市民飲膠樽飲品的習慣難改,亦未能正確參與回收。與其如此,從即時、廣泛而可行的角度解決問題而言,倒不如落實生產者責任法例和廢物按量收費,令企業和市民惠及個人利益,積極實踐環保。


至於推中央收膠計劃,要依賴環保部用公帑到住宅、學校、公營機構收集廢塑料再造,一來牽涉利用公帑路漫漫,二來關乎上述單位的配合,既要有指引,又要有系統甚至試行,難在短時間解決問題。而本港的回收通路向來難行,成本過高、欠政府資助,加上配套不足,實不敢寄予解決膠樽問題的厚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