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民衝突

過去三個月無間斷的社會衝突,揭露了社會的深層次矛盾;本應維持治安、保護市民的警察卻成為政府與市民角力的棋子。而多媒體的資訊氾濫下,不同持份者每分每秒接收海量的訊息,未必有機會靜心分析,反而有機會受當下情緒牽動,進一步激化不同陣營之間的對立。是故,本文將透過多角度為大家分析警民衝突的現象、原因及後果。

遊行集會的權利與義務 過去三個月,甚至再較早前,警民衝突多見於公眾遊行示威活動,因此首先要清楚明白法例下香港人在遊行示威時享有的權利和規限。這方面主要見於三條法例: 1.《基本法》第27條 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 2. 香港法例第383章 《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17條 和平集會之權利,應予確認。除依法律之規定,且為民主社會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寧、公共秩序、維持公共衞生或風化、或保障他人權利自由所必要者外,不得限制此種權利之行使。 3. 香港法例第245章 《公安條例》第III部–對集會、遊行及聚集的管制 對公眾集會的規管 (1)公眾集會必須符合下述條件才可進行: (a) 警務處處長已接獲根據第8條所作的舉行集會的意向通知;及 (b)警務處處長並無根據第9條禁止該集會的舉行。 由此可見,法例雖然保障了人們遊行示威的權利,但這權利並不是毫無規範的。當市民行使這公民權利時,其行為亦有機會影響其他人的自由和人身安全,因此政府為權衡市民的公民權利和公眾利益,要求任何大型遊行示威須事前獲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才算是合法舉行。(近年有示威者要求檢討《公安條例》所訂立的要求是否合理,惟此討論非本文重點,不在此贅)。



警民關係趨勢及成因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曾經,警民關係並不像今天般惡劣,警方更有一段時間甚得民心。如從圖一可見,於2003年至2007年間,有高達八成市民滿意警方的工作。可惜,此後民眾對警隊的評價每況愈下,尤其2014年間,民眾對警隊的滿意度更跌至谷底。



我們看早一點,於2013年,前港大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Dr. Michael Adorjan便於一項關於市民與警察信任的研究中,指出年青人對警察較具批判性,認為他們時常濫用警權及不合理地「截停搜查(Stop and Search)」,降低了警方的認受性。該研究更發現,不同年齡層及社經地位的受訪者都指警察沒有保障市民利益,只是政府和官員的私人保鏢,甚至有受訪者認為警察已經成為中國政府的「統戰」(即統一戰線,以統一祖國為重點的海外宣傳工作,以鞏固共產黨政權,維護國家穩定為目標)工具。由此可見,一直有部分港人認為警方執法不公且失去人民公僕的角色;而警民關係的裂痕早於2014年前已出現,只是在當年急劇惡化,自此滿意度從未高於四成。

2014年發生了甚麼事?我們可以大膽假設,警民關係與當時發生的大型社會運動—雨傘運動有關,因為那是當時導致警方與市民交集甚至衝突最多的事件。我們也可以合理假設,因為近年公眾遊行及集會數字大幅上升:總數由2009年大約4,000宗升至2018年約12,000宗,於是警方多了於現場維持公共秩序及執法,也多了機會與遊行集會的市民發生衝突。


警民關係全面破裂

而自今年5月下旬起,至今未完的「反修例運動」更是將警民關係推近全面破裂的地步。根據香港民意研究所(即前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於8月2日發表的民意調查報告,約六成受訪者不滿警方於近月執法的表現,而且年齡愈小及教育程度愈高者,愈感不滿。有不少市民認為警方多次使用過度武力,行動並無依照《警察通例》,質疑警方為何對無人的示威區發射多枚催淚彈、為何制服示威者後仍要繼續使用武力、為何開槍並指嚇記者等。有別於以往示威遊行多集中在港島區,或雨傘運動時只蔓延至旺角,「反修例運動」遍及各區,令警方這些被指是「警暴」的行徑被各區各階層市民見證,引起更多市民不滿。就如近日黃大仙及深水埗等住宅區多次出現居民抗議警方胡亂使用催淚彈的示威。而直到截稿日,警方仍未有效回應市民上述的質疑和不滿。

另外,在近月的執法行動中,大部分前線警員未有展示委任證,被市民質疑署方縱容以至默許部分警員不守紀律,避免他們因使用不合法武力而被追究,因受不合理對待甚至受傷的市民和示威者根本無從識別違反警例的警員,遑論追究責任。當問責機制失效,加上被揭發署方派警員喬裝示威者等行為,嚴重破壞警民互信,於是開始有示威者以暴制暴,結果雙方的暴力程度都日漸升級。

再者,各大傳媒的報道都影響著市民對警察的觀感。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教授於8月22日指出,在是次反修例爭議中,不同政治理念的支持者都認為媒體直播是最重要的資訊來源;然而,相同的影片,卻帶來不同的解讀。這歸根究柢是因為觀者有著南轅北轍的價值觀,直播畫面難助雙方互相體諒,反而進一步激化不同陣營之間的對立。

何以喘息?

特首林鄭月娥早前指「大家都累了」,相信在前線的警員和示威者都感受甚深。然而,一如文首所述,警方是政府管治的棋子,所以警民關係破裂只是其管治效能低的表面象徵,緣於警民雙方在不斷的示威活動中磨擦、衝突。因此,警民關係要有喘息空間,就要解決引起示威的根本成因。可惜,市民以至國際媒體都認為特區政府沒有有效回應市民訴求,以致示威繼續「遍地開花」。

若以社會契約論理解,特區政府擁有的管治權,以至警方擁有的行使武力權,都是由市民轉移部分自身權利予政府以換取有效管治而來的。因此,政府必須理解及回應市民,而非推行與民意相違背的政策。而如果要真正想市民所想,看看各大民意調查便可以知道。


警民失信影響深遠

事到如今,無人能斷言「反修例運動」何時了,只知警民關係破裂的影響將非常深遠。如今部分市民已認為警察不能保護他們的人生安全,甚至認為警隊與黑社會合作,對其信任度極低,更自組「居民自衛隊」。長此下去,這種割裂的關係除了有機會令市民不再配合警方的調查和執法,更有機會令市民遇事不報警,令警隊失去其維持社會治安的功能。

不同報道也指出,自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後,市民普遍比以往更擔心警察未能及時有效執法。這會增加市民的心理壓力,提高防備心,對社會失信任,甚至不敢向「正規」途徑求助。如近月屢傳有示威者送院後下落不明、在醫院被捕,又有閉路電視錄得警察在醫院虐打疑犯的片段,令不少受傷的示威者不敢到醫院求醫。這顯然會影響其健康,亦揭示既有的社會運作方式遭動搖。

警民關係如何走下去?

從近日警方的執法方式可見,其策略主要是以強硬、高壓手段來維持「表面」的社會秩序—每當有大量市民聚集時,警方便派出防暴警察來控制場面,以制止市民的示威或衝擊活動。這種於事件發生後採取驅散或拘捕行動的做法,令警方處於被動的角色;根據犯罪學,這屬「傳統警政」,即一種著重指揮和控制,以迅速回應犯法行為的方式。可是,以這種警政模式來解決現時的社會問題實屬治標不治本。

近二三十年,警政學學者普遍共識「社區警政」更能解決治安問題,且香港警方早年的刊物亦表示認同。社區警政著重於罪案發生前與社會人士對話及增強警民關係。雖然近日示威人士經常強調整個運動「沒有大台」組織,但若果警方能多與現場不同持份者溝通,或於衝突場面前派出調解人員緩和氣氛,衝突定必能減少。可惜,於近月各大小事件中,警方都無以此為原則,反而讓警民「硬碰硬」,試問這樣,問題又怎能解決?

要修補警民關係,必須提升警方執法的可信性,讓市民看到濫用私刑的警察得到法律制裁。而警察也要遵守既有警例,這才是回歸基本步,從根本改變市民的看法。當然,前線警員與示威者多加溝通不應只是警方管理層的空談,需要制訂實際減少雙方磨擦的方法。至於網絡及媒體管理者亦不應報導譁眾取寵或煽動公眾情緒的假新聞,而其他社交平台使用者若發現發布這類內容的專頁,也應檢舉它。

社會安寧,人人有責。政府必須做實事才能讓社會回復正常,終於「撤回」修例只是第一步。

 

概念貫通


角色期望

角色期望指社會對不同身份、角色的人的行為都有特定的形 象,並期望他們符合相應規範。在承擔該身份、角色的義務 時,亦能享有相應的權利。民眾對警察有一定的期望,如警權 應用以維持治安、保護市民等。惟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 而警方遲遲未到場維持秩序、拯救市民,甚至關上警署大閘、 不接聽報案電話等,都與市民對其角色期望不符。


社會矛盾

社會矛盾指社會上兩個或以上的群體處於對立狀態。為維護一方的 權益,群體之間往往出現關係緊張、敵對甚或衝突的情況。「反修 例運動」本是因市民反對政府修訂《逃犯條例》而起,是市民與政 府之間的矛盾。然而,隨著政府以警力鎮壓示威行動,中大的民調 顯示如今已演變成警民之間的矛盾,亦令示威者有成立獨立調查委 員會調查警方執法過程的訴求。

 

相關概念


角色期望(Role Expectation)

法治(Rule of Law)

社會矛盾(Social Contradiction)

社會公義(Social Justice)

 

詞彙選介


社區警政(Community Policing)

警察委任證(Police Warrant Card)

社會契約論(Social Contract Theory)

傳統警政(Traditional Policing)

 

思考問題


1. 指出及說明特區政府現時管治香港的兩個困難。

2. 「激烈的社會矛盾降低香港人的生活素質。」就資料及個人所知,解釋支持這項聲稱的論據。

 

參考答案


1. 特區政府現時管治香港的兩個困難

民眾意見多元:面對社會不同事務,不同持份者可能抱持不同的立場。單以警民衝突為例,市民對警方執法過程的正當性已有大相逕庭的看法。現屆政府如何在民粹與獨裁式管治間遊走,為現時管治的一大困難。

社會分化:現時未有一項主要議題能團結社會各階層和陣營。如政府單方面認為現時要「止暴制亂」,示威者卻認為政府「止暴制亂」、「愈制愈亂」;市民亦各有個人意見,商界則擔憂本地失去營商優勢……當不同人士都難達一致共識,政府難以訂定管治方向。

政府公信力不足:現屆政府多次提出及推行極具爭議的政策,如一地兩檢、修訂逃犯條例、將海濱移交由解放軍駐港部隊管理等,引起不少市民反對。加上政府欠民意基礎及市民對中央政府缺乏信任,令現屆政府公信力極低,如早前便有示威者推倒「智慧燈柱」,全因擔心被政府監控。在可見的將來,欠缺公信力會令任何政策寸步難行,嚴重影響管治效能。


2. 支持聲稱的論據

影響經濟:在警察不斷施放催淚彈及暫時無望停止的警民衝突下,多國向本港發出旅遊警示,預料訪港遊客會持續減少,削弱旅遊、酒店、零售等相關行業;亦令跨國企業重新考慮在港的投資決定,甚至撤資,影響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和競爭力,長遠影響經濟生活素質。

阻礙施政進度:政府為集中處理社會上激烈的衝突,難以分身處理各項經濟民生問題,影響市民整體生活素質。

社會欠互信:7月21日元朗站有白衣人襲擊市民,令大批市民受傷,影響其個人生活素質。而期間警方一度落閘及不接受報案,並用若40分鐘才到達現場,令市民質疑警方與不法份子合作,害怕向警方求助,削弱社會信心,造成恐懼,不利社會長遠發展,令政治及社會生活素質下降。

社會撕裂:在激烈的社會矛盾之下,社會因各人立場之別而撕裂,且日見嚴重。如出現支持修例人士襲擊反修例的市民,民眾鬥民眾;反修例市民斥警察為黑警,警察貶損示威者為「??」,又爆發連串警民衝突等。隨著社會撕裂愈見嚴重,人們以政治立場分陣營並互相仇視,削弱社會多元性和包容度,影響文化生活素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