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能教我們應對全球暖化嗎?


當前人類正經歷一場由新冠肺炎帶來的環球危機,各國無一倖免,就連亞馬遜雨林深處都有感染個案。然而,我們共同面對的危機,又豈只突如其來的疫症?今年世界經濟論壇發布的《2020全球風險報告》列出十大危機,半數與環境有關—它們都不是新問題,只是人們長久以來視而不見,或自欺欺人,或裝作應付得來。隨著問題惡化,其影響力與破壞力也愈大。若新冠肺炎這一「疫」能給人類一些教訓,希望合力、積極應對全球性問題是其中一課。


氣候變化同樣威脅性命


著名醫學期刊《刺針》2016年刊登了牛津馬丁學院未來食品計劃研究學者Dr. Marco Springmann的研究,他的團隊利用電腦模型預測若全球碳排放維持目前水平,會對糧食的生產、貿易、消費造成甚麼影響,並推算出至2050年會有529,000人因此而死,以擁有龐大人口的中國和印度最嚴重。 全球糧食供應的包裝、運輸等工序被疫情打亂,已發展國家和地區也出現糧食搶購潮,發展中國家的情況就更惡劣。再者,不少糧食生產大國為確保國內糧食安全,限制糧食出口,如越南暫停大米出口、哈薩克限制11種農產品輸出等。再想想,疫情總會完結,但當高溫不利農作物生長,極端氣候又令天災成為常態,使農作物被毀壞,就知上述死亡數字並非危言聳聽。加利福尼亞大學戴維斯分校植物病理學的Dr. Pamela Ronald估算,單是印度和孟加拉兩國就會因全球暖化造成的水位上升和洪水氾濫而損失原本足以養活3,000萬人的400萬噸大米。



各國不願採取進取措施


然而,環境問題並沒有從各國獲得與新冠肺炎相等的重視。各國部分防疫抗疫措施是過去難以想像的,如下令工廠停工、飛機停飛、邊境實施出入境管制;部分疫情嚴重的城市甚至有封城令、禁足令。就連以「熱愛上班」聞名、十號風球下不惜攀山涉水上班的香港人,也改為居家工作。這些嚴厲措施必然重創環球經濟,情況或比2008年金融危機更嚴峻。

儘管專家多次強調「時日無多」,全球碳排放量必須在2030年前減少45%,在2050年要達至零排放,地球才有機會避過大難;回想過去各國商討應對環境問題,如減碳排放、減能源消耗的額度時,仍然往往因為怕削弱經濟而拒絕較進取的措施。事實上,要維持2050年全球升溫水平在1.5°C內,巴黎氣候協議的減排目標至少需要高五倍。即使如此,碳排放大國的美國仍要退出,20國集團亦連續三年未達標,甚至較前兩年退步。

能否吸收抗疫的教訓?


或許這次疫情就是個警醒—大家都是活在地球上。中國爆發疫情,各國不能置之不理,也不能獨善其身。環境問題亦然,一國造成的污染,自然環境不會針對性地要一國負責,而是由人們共同承受。把責任推來推去,只會錯失挽救時機。又或許這次疫情是一個示範或演練—在迫切的全球危機中,各國以至個人都需果斷採取必要措施,哪怕面對經濟和生活陣痛。過去環保人士不斷呼籲社會減少乘搭飛機和駕私家車、減少過度生產及消費、減少浪費糧食……但都因為會影響經濟增長和發展、生活的便利和享樂而沒被確切執行。如今卻迫於無奈做到了。


今次疫情對國家運作、人類活動、個人生活都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縱然這些改變是被疫情迫出來的,但也證明改變並非無可能,也非無成效。世界氣象組織表示,隨著疫情愈來愈嚴重,污染水平正降低。而各地也出現人類活動大減,動物終可自由活動甚至回到棲息地的新聞。所以,重點是,人類與大自然的關係,只能依賴傳染病爆發來「修補」嗎?過度開發土地、砍伐樹木、燃煤燒碳、工廠無休、消費不斷等傷害環境的行為,只能依賴傳染病來制止嗎?

科學家早警告,氣候變化、生態失衡會引致蟲害和瘟疫變得愈來愈頻繁,凍土融化也可能釋出不知名的細菌和病毒;史丹福大學生物學教授Erin Mordecai直言:「雖然很難將任何特定疾病事件都歸因於全球暖化,但氣候變化的確改變疾病動態,猶如打開了潘朵拉盒子。」但願這不是自然環境給予人類的答案;同時,人類尚欠環境一個像樣回覆,如將會善待地球之類。

 

概念貫通


全球管治

全球管治指各國通過不同層次的政治互動(如談判、制訂公約等), 解決國際衝突、經濟危機、疾病和環境問題等全球問題。除各國政府 外,國際政府組織、非政府組織和跨國企業等都可積極參與建構全球 管治。這次疫情已證明,全球化下某些問題若惡化,一國不能獨力解決,各國亦不能獨善其身,全球管治,合作應對就成了必要舉措。


低碳生活

低碳生活是指在日常生活中減少能量耗廢,從而減低二氧化 碳排放量。最簡單的做法是省電、省氣,即各類化石燃料、 如汽油、天然氣等和廢物回收。這種生活方式需要社會大眾 自我約束,無疑會減少享樂,也會帶來不便。然而,因疫情 而要居家隔離,減少外出和消費等,證明並非不可行。

 

相關概念


生態平衡(Ecological Balance)

糧食危機(Food Crisis)

全球管治(Global Governance)

低碳生活(Low Carbon Living)

 

詞彙選介


生物多樣性(Biodiversity)

經濟下滑(Economic Downturn)

《2020全球風險報告》(The Global Risks Report 2020)

《刺針》(The Lancet)

 

思考問題


1. 分析各國應對新冠肺炎與氣候變化兩個全球問題時的差別及原因。

2. 你在多大程度上同意「各國應對新冠肺炎的經驗有助她們合力應對氣候變化」這觀點?

 

參考答案


1. 各國應對新冠肺炎與氣候變化兩個全球問題時的差別及原因:


差別:

  • 採取進取措施的態度:各國在應對新冠肺炎上較願意採取進取的措施,包括下令工廠停工、飛機停飛、邊境實施出入境管制;反之,應對氣候變化時,卻往往不願意犧牲經濟而採取類似措施。

  • 合作態度:疫情在全球爆發後,各國政府分享病毒基因序列、疫苗研究進度、贈送防疫物資。反之,在應對氣候變化上,各國的合作面臨破裂,如美國退出了巴黎氣候協議、20國集團亦連續三年未達標,甚至較前兩年退步。在發展新能源科技上,各國亦是競爭對手。

原因:

  • 新冠肺炎是傳染病,會導致人們染病、死亡,立時增加醫療機構負擔。反之,全球暖化雖同樣會造成大量死亡,但影響較長遠及不顯眼,亦令各國政府較少誘因採取較進取的措施應對。

  • 現時各國應對氣候變化的方法主要是減排,然而減排即減少資源耗用,各國不願為此削弱經濟實力。而新能源科技則是未來經濟的其中一大動力,因此不少國家希望能在此取得優勢多於合作研發。

2. 大程度:

  • 抗疫經驗證明一些進取的措施,如減少工廠產量,減少航班量等是可行的,而且有效減少碳排放和改善空氣質素。因此,這些經驗有助各國政府將來制訂更有效的減排措施和提高減排目標。

  • 抗疫經驗證明各國面對疫情爆發和氣候變化等全球性問題時,不但不能獨善其身,也不能任由一國解決。這提供誘因讓各國將來更積極合力應對氣候問題。

小程度:

  • 因抗疫而暫停的經濟活動如旅遊會在疫情過後急促回升,部分國家更會為「追落後」而在疫情過後加快經濟活動,故有專家擔心污染反會在疫情過後變得嚴重。

  • 面對氣候變化,已發展國家的應對能力較發展中國家高。反觀抗疫,全球都未有疫苗預防和藥物治療,才迫使各國合作。因此,已發展國和發展中國家應對氣候變化的迫切程度和付出程度的分歧,並不會因它們合力抗疫的經驗而消失。